股票配资知识-中国储能企业的“2024卡位战”:IPO成与败,关乎生与死

股票配资知识 /

你的位置:股票配资知识 > 股票配资知识 > 中国储能企业的“2024卡位战”:IPO成与败,关乎生与死
中国储能企业的“2024卡位战”:IPO成与败,关乎生与死
发布日期:2024-03-04 11:00    点击次数:128

  文 | 新浪财经 刘丽丽

  一边跑马圈地扩产,一边面临产能过剩,储能行业度过了跌宕起伏的2023。

  在周期面前,资本的加持重要性更加凸显。而储能企业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更具戏剧性,一边成群结队冲刺上市,一边成群结队撤回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2023年储能领域相关投融资事件将近400起,融资规模或达到千亿以上,有超百家储能领域企业排队冲刺IPO,超过20家企业完成IPO,但也有超过20家储能相关企业终止上市。

  有人认为,未来两年将是储能行业的“生死卡位战”,IPO是一条重要的生存之道,如果IPO失败,未来的日子会更难。这些储能企业上市遭遇了什么绊脚石?他们2024年上市还有戏吗?

  一家独大的关联交易,剪不断理还乱

  储能企业上市路坎坷,背后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出身。他们得益于出身体系带来的资源,但也在上市路上被自己的出身所拖累。比如,蜂巢能源。

  2023年12月22日,上交所官网最新信息显示,蜂巢能源科创板IPO申请状态更新为“终止”。而此前,蜂巢能源因募资金额高达150亿元,一度成为科创板在审最大IPO。对于撤回的原因,蜂巢能源回应称,撤回A股申请是综合考虑了各种因素,以公司及股东的最大利益为重,并考虑启动其他融资方案。

  蜂巢能源出身于长城汽车,最主要的客户也是长城汽车。在蜂巢能源递交的招股书信息中,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通过保定瑞茂、长城控股合计控制蜂巢能源40.26%股权,合计控制公司76.81%的表决权,系蜂巢能源实际控制人。

  蜂巢能源的交易额中,相当大一部分来自长城汽车及其下属公司。招股书显示,从2019年到去年上半年,这部分数额分别占各期总营收的99.86%、98.68%、86.37%及56.95%。虽然这一比例下降,但至今还不低于50%。

  在受理蜂巢能源IPO后,上交所曾要求蜂巢能源说明:扣除对长城汽车的关联销售后是否还满足上市条件;是否存在对公司或关联方的利益输送,或通过关联交易调节收入利润或成本费用的情形;是否存在严重损害公平的关联交易。这些问题几乎个个戳到了蜂巢能源的痛处。

  另一家冲刺IPO的企业海博思创也被质疑了电芯供应商高度单一、客户集中度高的问题。

  海博思创的招股说明书中显示,2020年至2022年,宁德时代采购量分别为245.62MWh、88.37MWh及6.07MWh,占比分别为 54.57%、60.57%和 80.97%。交易所也在问询中提出“发行人对宁德时代是否存在重大采购依赖”的问题,要求其说明对“其他电芯供应商拓展的具体进展及采购执行情况”。

  根据材料,2020年—2023年,海博思创向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金额分别为1.89亿元、6.55亿元、21.98万元,分别占营业收入的50.88%、78.16%、83.70%。在同行业中的占比可以说是居于高位。

  而且,海博思创的第一大客户新源智储,是中国电力国际发展有限公司和海博思创分别持股51%和49%的企业。2021至2022年,海博思创通过招投标方式取得新源智储业务的收入分别为19091.15万元和 31432.95万元,2022年通过商务谈判方式取得新源智储业务的收入为47228.11万元。

  正在冲刺IPO的通信储能龙头企业双登集团,客户集中度也很高,主要就是三大运营商及部分大型通信设备商,2020年—2023年上半年,其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6.82亿元、11.38亿元、22.73亿元和11.89亿元,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1.42%、45.76%、55.29%和53.18%。

  一旦大客户有风吹草动,这些企业的业绩将大受影响。

  赔本赚吆喝的企业们

  储能产业规模的急剧扩张,引来各路资本争相入局。都说储能是风口,但这一波冲刺IPO的储能企业有几个真正在赚钱,还是个问题。

  海辰储能近三年财务报表显示,该公司2019年12月成立至今的营收总额累计58.45亿元,累计净亏损6.67亿元。2020—2022年,海辰储能连续三年亏损,且逐年扩大,2022年,海辰储能营收36.14亿元,暴增89倍,但亏损也高达4.36亿元。

  直到2023年一季度,海辰储能才扭亏为盈,录得净利润微增3655.3万元,净利润率仅为2%。而且,海辰储能的资产负债率也在持续攀升,从2020年的57%增长至2023年一季度的72%。

  而蜂巢能源的招股书数据显示,近三年来,蜂巢能源公司营业收入迅速增长的同时,净亏损也在持续扩大。2019—2022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分别只有-3.26亿元、-7.01亿元、-11.54亿元与-22.56亿元,4年累计亏损44.37亿元。

  对于亏损的原因,蜂巢能源表示,主要是由于研发投入强度较高、产能爬坡以及原材料采购价格增长等因素造成。

  海博思创的一大问题则是负债率居高不下。2022年至2023年1-6月,海博思创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6.82%、47.55%、74.58%和 75.91%,资产负债水平整体较高,同行可比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均值则仅有48.19%。

  2023年储能行业产能过剩问题就已经凸显,但为了“卡位”,企业谁也不甘落后。打价格战顺理成章,很多企业不赚钱也成为必然。有数据显示,2023年全年,新型储能装机规模同比翻了近10倍;但价格方面,到年底,2小时储能系统、4小时储能系统中标价纷纷跌破0.5元/Wh,较年初降幅超50%。储能电池制造商更是首当其冲。

  行业研究机构(GGII)的预测认为,2024年中国新型储能市场整体仍将供大于求,竞争会更为残酷,预计过半企业将会被淘汰出局(尤其是储能系统集成商)。

  已经上市的企业表现也一言难尽。在港交所上市的瑞浦兰钧迄今为止仍未实现盈利,在过去三年已累计巨额亏损将近22亿。2020年至2023年上半年,公司分别亏损约0.53亿元、8.04亿元、4.51亿元与9.20亿元。其大股东青山集团、永青科技及其控制的青拓镍业已合计向瑞浦兰钧提供近80亿巨额借款。

  在储能企业融资潮大潮中,不断有资本推手和新玩家进入。不管企业能不能赚钱,赚了多少钱,资本总要有个退出的渠道。之前,多家储能企业都预计2024年上市。现在看来,能不能上,在哪里上,还是个未知数。

  从A股撤回,蜂巢能源的其他方案是什么?外界有说法称,蜂巢能源未来可能会选择登陆港股。就此问题,新浪财经求证蜂巢能源有关人士,该人士表示,现在港股的情况还没有最后确定,可能还要过一段时间。

  海博思创内部人士则透露,目前上市程序还在正常推进中,应该是在给交易所反馈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杨赐